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大话天鹅湖6(完)

2021-03-14 13:34:43


此事非同小可,大主教令奥洁托每日寸步不离地照顾绢代公主,他每日去女王和王后处巡诊一次,静观其变,天黑后待他回到自己的住处,奥洁托才能离开。

绢代公主很安详,大主教也很沉着,只有奥洁托心里惴惴不安。她每晚回到自己的住处,总要失眠很久才能睡去,而且恶梦连连。时间似乎慢下来了,越来越临近一个巨大的变故。

终于在一天深夜,勉强入睡的奥洁托被一阵猛烈的敲门声惊醒。门外特勒撒的声音焦急地低喊:“玛利亚教母!玛利亚教母!快开门!出事了!”她赶忙披衣起身,开了门,问惊惶失措的特勒撒说:“怎么了特勒撒姐妹,出什么事了?”

特勒撒飞快的说:“您快去大主教的住处看看吧,绢代夫人和大主教在激烈的争吵,好像要动武了,我担心绢代夫人的身子......”

“怎么会......”奥洁托顾不上疑惑,拉了特勒撒就向大主教的住处跑去,一边跑一边把袍子穿好。特勒撒在后面担心地说:“教母,您慢点,小心您的身体.....”奥洁托整理好了衣服,一手护着腹部,一手拉着特勒撒的手,加快了脚步,不再说话。

两人气喘吁吁地来到大主教的住处,窗户的灯还亮着,却没有什么声音。奥洁托飞快穿过大客厅,推门进入大主教的卧室,却被眼前的情景吓呆了,随即身后的特勒撒发出一声尖叫。

只见约瑟夫大主教斜靠在床边的地上,胸前被刺入一把短剑,血流了一地;对面不远处,绢代公主昏倒在沙发边,身下也渗出一滩血迹。看来是两人发生了厮打,绢代公主刺杀约瑟夫主教,而约瑟夫重伤之下也回击了绢代公主。

“怎么办.....我先救哪个.....这这,怎么会这样!”奥洁托焦急得团团转。

“教母,您来救大主教吧,他的伤势太严重了;我来安顿绢代夫人。”特勒撒说。

奥洁托只得同意。她翻出大主教的药柜,找出一些强心和止血的药丸给他服下,并灌了一小瓶大主教平日秘制的药酒,不久,约瑟夫的脸色恢复了一点血色。

那边,特勒撒正努力地将昏迷的绢代公主拽到沙发上躺好,并为她的大肚子热敷。看得出绢代的身子过于沉重,特勒撒实在抱不动她。奥洁托跪在大主教身边,将他的头揽靠在自己肩上;约瑟夫的身体却轻如一枝枯柴,仿佛生命即将完全流走。

“主人......”奥洁托轻轻呼唤着,低头轻吻着约瑟夫清秀的前额。

“呃.......我的孩子......”约瑟夫的嘴唇蠕动着,声音低如耳语。

“主人,告诉我该怎样做才能救你;我绝不能让你走....”奥洁托低声急急地说,眼里充满了泪水。

“孩子...,看来我的宿命就到此为止了......;虽然.....最后一个.....游戏未完,且我....罪孽深重.....,但....是,.....我都已经不再在乎......”

“不!主人.....”奥洁托的泪水滴落下来,“那你不要再说话......”她轻轻地吻着约瑟夫的冰凉的嘴唇,想恢复他平时的温度。

约瑟夫闭上眼睛歇息片刻,又微微睁开,继续低声道:“......孩子....我的生命已经够长,我与...老,老国王的父亲同岁.....而今,终止于.......绢代,她.....刺杀.....我心....已死.......我,现在.....只是用法力....勉强维持一时.....而已.....大约,见你最后一面......呃.........”他轻轻握住奥洁托的手,对哭得说不出话的女人道:“我.....对不起.....她,替我告诉......我会....等.......”说到这里,约瑟夫又昏迷过去。

“主人....主人.....”泪流满面的奥洁托不断吻着约瑟夫的嘴唇,仿佛这样就可以挽救他的生命;就在这时,那边的特勒撒惊声呼唤她:“教母!快过来!绢代夫人要临产了!”

奥洁托吃了一惊,只好轻轻把约瑟夫放下,又跑到绢代公主身边。只见绢代在昏迷中紧闭着眼睛,脸庞上却是痛苦的表情,她的全身随着鼓荡的大肚子一阵阵抽搐着,两手乱抓。

“糟了,她魇住了。特勒撒,快拿嗅盐来!”奥洁托命令着,往绢代的脑后塞了一个枕头。

嗅盐刺鼻的气味使绢代打了个喷嚏,终于醒了过来。“公主!公主!”奥洁托握住绢代的一只手,让特勒撒把绢代轻轻扶起来,半靠在特勒撒怀里。

“奥洁托.......奥洁托.......”绢代急喘着,眼泪扑簌簌滴落下来,捂着左胸说不出话。

“公主,你千万别着急,有话以后再说,你可能要临产了,请多歇息积攒力气。”奥洁托嘱咐道。

“不.......啊........我很疼......”绢代虚弱地抬起左手,捂在左侧乳房上揉着:“我受伤了......啊........”她轻轻扭动着隆起的腹部,她的左侧胸前衣襟上已经阴湿了一片。

奥洁托吃了一惊,她拉开绢代的手,轻轻掀开衣襟,只见绢代的左侧乳房上有一片手掌大小的淤紫;想来是绢代将短剑刺入约瑟夫大主教的胸膛时,约瑟夫全力回击而致。虽然打在丰腴结实的乳房上,但离心脏位置太近,绢代又即将临产,真是凶多吉少。

奥洁托伸手轻握住绢代受创的左乳,乳头处仍在慢慢渗出乳汁和血迹。

“嗯.......哦........”轻微的疼痛使绢代轻吟着,她断断续续地说:“约瑟夫.....是个魔鬼.......”奥洁托听了有些诧异,手里停了一下,仍旧继续轻揉着绢代的乳房。

虚弱的绢代公主仰靠在特勒撒怀里,一手抚着腹部,一手握着奥洁托的手;她在时醒时昏之间感觉受伤的乳房被奥洁托轻轻按摩着,微弱的酥痒感觉传来,使浑身暖和了一些。在每次阵痛的间歇时候,她都要坚持把自己知道的尽快告诉奥洁托。

“奥洁托......约瑟夫.....是个一百五十岁的恶魔,你知道......他用什么益寿延年吗.......啊,疼.....他奸淫了很多女人,令她们怀孕......从生下的婴儿里挑选男婴配合他的权谋,剩下的......剩下的女婴都被他残杀,他喝干了他们的血.....啊...我,我本来.....啊,疼......啊——,啊噢....”

绢代被腹中的阵痛弓起了身子,她紧紧捂着腹部,死命地攥紧了奥洁托的手。奥洁托却被绢代的话惊呆了,愣在那里没有反应;直到阵痛过去,绢代急喘着抚着腹部,奥洁托才回过神来。

“公主,别说话,积攒力气生下孩子,以后再慢慢讲,好吗?”奥洁托用绢代没有握住的另一只手不停地按摩着绢代高高隆起的腹部,轻轻劝说着。

“呼......呼.......不,不醒......奥洁托.....现在不说,就,就来不及了........我认识约瑟夫几十年......一直相信他对我的爱.......我,我以为他会对我们的孩子好........可我没想到......我和他生的前两个女儿,早已都被他杀死........啊喔........他是魔鬼........啊.......是.......是禽兽......哦——!!”又一阵阵痛袭来,绢代用力挤压着下腹,几乎完全坐了起来。她一手搬着特勒撒的手,一手拽着奥洁托的手,头使劲向后仰去,高耸的腹部一阵阵痉挛着。绢代强忍着腹中的骚动和翻腾,岔开双腿,不懈的用力。奥洁托在她的大肚子上向下推压着,特勒撒在身后扶着绢代的后背,并揉着绢代的腰肢和腹侧。

“呃——!!!!!”阵痛暂停,绢代重重地倒在沙发上,大肚子也随着猛烈地晃动着。她躺在特勒撒怀里,蜡黄的脸庞上虚汗象溪流一样流淌下来。特勒撒扶她躺在枕头上,出去烧水了。奥洁托替她擦拭着虚汗,并把粘在脸庞和前额的乱发都理顺。

“呃...呃.....呃.......”绢代虚弱地急喘着,两手捂着腹部两侧,无力地扭动着。

奥洁托安慰道:“公主,别怕,我会令你减少疼痛的。你要平静,请放松。”说着,她学着约瑟夫的姿势,轻轻探进公主的裙摆,轻揉着公主冰凉的产门,嘴里无声的念动咒语。公主只觉得身下一阵暖流涌进,使腹部也温暖放松了,顿时觉得有了些力气。

“嗯......啊........”绢代公主蠕动着红肿湿润的花唇,微微吸吮着奥洁托的手指。“噢....公主...”奥洁托用另一手支撑着逐渐无力的身体,慢慢俯身吻住公主的双唇:“亲爱的.....我深爱着你和大主教......我一定要帮你平安的产下孩子......嗯.......”

“唔.......嗯.......我的奥洁托.......啊...哦哦——,啊~,啊~~.....又开始了........啊又开始了.....”

公主正深情地吮着奥洁托的双唇,腹中的阵痛再次袭来。她紧捂着腹部,下身的用力竟不觉地将奥洁托的手指吸到产道深处。奥洁托轻轻抚摸着公主悸痛痉挛的产道,当她即将拔出手指时,感觉到公主体内强大的吸附力量。

“啊——!!”当奥洁托用力将手指拔出,公主的羊水终于象浪潮一样汹涌而出,身下顿时湿了一片。

“啊,我不行了....我不行了.....”绢代公主半弓着身子,捂着高耸的腹部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呼...呼....呼......嗬——!!!....嗬呃——嗯......”她正急喘着用力,腹中的阵痛使她喘不过来,喉咙里被狠狠噎了一下,终于昏了过去。

“糟了。”奥洁托低喊了一声,把耳朵贴在公主左胸听了听,心跳十分微弱。她用力撑起身子,由于在地上跪了太久,双膝都僵硬了。她一手扶着墙,一手撑着后腰,跌跌撞撞地跑到大主教躺着的地方,想把刚才喂他喝过药酒的瓶子拿过去给公主喝,却发现大主教早已停止了呼吸。

“主人......主人......”奥洁托抑制着强烈的悲伤,握着药瓶子走回公主身边。由于过于激动,她一边拧开瓶子的盖子一边剧烈地抽噎着,终于她忍不住伏在昏迷的公主身边大哭起来。

“教母......”特勒撒端着一盆热水跑进来,见状扶住奥洁托,接过手中的药瓶。“主人.....他....他......”奥洁托指了指不远处大主教的尸体,泪水继续汹涌地流淌下来。特勒撒回头看了看,大约明白奥洁托的意思,于是说:“教母,你稍微休息一下,平静心情,我来喂药。”说着,扶起昏迷的公主,把剩余的药酒全灌进她嘴里,然后又往公主身后多塞几个枕头,令她完全坐了起来。

公主呛咳了几声,醒了过来。由于服用了药酒,她的脸颊浮起微微的潮红,但双唇仍是苍白的。“奥洁托.......”

听到微弱的呼唤,奥洁托抬起布满泪痕的脸,她不想刺激分娩中的公主,于是飞快擦了擦泪水,振作道:“公主,你醒了太好了,来,我帮你一起用力!”说着,她微微摩娑着双手,令双手发出幽暗的光芒,然后分开公主的双腿,一手按摩着产门,一手慢慢探了进去。

“啊!噢.......”公主的身躯震荡了一下,特勒撒在她身后握住她的双手,她不禁搬着特勒撒的手开始用力起来。

宫口开了,胎儿进入了产道。

“啊,嗯——”公主感到胎儿被一股力量吸出,她也配合着向外推。

奥洁托凝神催动着法术,但是一股浓烈的悲伤又在她脑海里氲染开来,她不禁失了定力,又恸哭起来。

力量失去,产道内的胎儿重重撞向宫口。

“噢!!噢!!噢!!噢——”绢代感到腹中一阵剧痛,她捂着高高挺起的腹部大声呻吟起来,僵硬的后腰完全没有力气了,向后倒在特勒撒肩上。余痛一波一波久久不散,她仰着头痛苦地蠕动着。

“教母——........”肩上支撑着半昏迷的公主,特勒撒向奥洁托呼喊着:“教母.......,现在是紧急的时刻,请集中精神啊.....”她一边说着,眼泪也滚落下来。

奥洁托无声地擦了擦眼泪,重新开始。

“噢........”公主颤抖了一下,低声呻吟着。

“公主,请再次用力。”特勒撒在公主耳边低声说着,一边搬紧了公主的手。

“呃——!!嗯——嗯——嗯——呃..........”公主涨红了脸,继续推着胎儿,左胸前又渗出了血迹。

奥洁托置若罔闻地微闭着双眼,朦胧中她摸到了胎儿的身体,慢慢地往外拽,很快,胎儿的头顶到产门。

“用力!”奥洁托低沉地喊道,揉动产门的手开始挤压公主的腹部。

“呃!啊——!!!!!”公主僵挺着腰肢和脖颈,双手死命搬着特勒撒的手,用尽最后一点力气。

“哇——!!!!!!!”婴儿的啼哭在黎明前回响。

奥洁托神情恍惚地将婴儿交给特勒撒,自己上前轻跪在公主身边:“公主........”

绢代轻轻蠕动着苍白的双唇,低语道:“亲爱的....我去......见.......帮我照顾.......唔.....”她的唇角涌出一缕鲜血,然后全身软了下来,停止了呼吸。

“公主.....公主.......我亲爱的......”奥洁托喃喃地念叨了一回,昏了过去。

由于劳累和悲伤过度,奥洁托昏迷至次日方醒。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秘密筹备将二人下葬。

奥洁托由特勒撒搀扶着,来到修道院的墓地。几个工人正在挖坑,旁边摆放着一个巨大的棺木。那是约瑟夫和绢代公主合葬的棺木。

奥洁托忍着眼泪,尽量不看那个棺木,她怕自己再次哭得昏倒。环顾四周,这里非常荒凉,看来平时很少有人来这里,也不会有人除草和打扫。一眼之下看到乱坟之间还堆积着许多婴儿的骸骨,她被惊骇住了,于是颤颤巍巍地被特勒撒搀扶着回到墓前。

大棺已经落到坑里,奥洁托和特勒撒捧起一掊泥土,撒到棺木上,眼泪终于还是落了下来。

按照奥洁托的吩咐,工人在墓前竖一个空白的十字架,上面没有字迹。

“教母,这里气氛太阴森,对孕妇不好,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特勒撒说。

她们上了马车,慢慢驶向大主教的住处。那里是修道院的最高主人的住所。

车厢里很安静,奥洁托忽而低声吩咐道:“那些.....婴儿的骸骨,明天找人敛葬了吧.....太可怜了。”


特勒撒默默地点点头。

奥洁托看看车窗外,正要路过大教堂的位置,于是吩咐停车。

时值黄昏,晚间的祈祷刚结束,大教堂里空无一人。奥洁托被特勒撒搀扶着,慢慢走到最前端圣母像的脚下。她仰头看看慈悲的圣母像,扶着圣像的底座吃力地跪下,双手放在台面上。特勒撒担心她身体吃不消,也挨着她身旁跪下,并环抱着她的腰身,为她按摩沉重的大肚子和酸疼的后腰。

奥洁托闭目享受着特勒撒的按摩,脑海里一片空白。

过了片刻,她睁眼对特勒撒说:“特勒撒,你坐到后面休息一下吧,我想作一会祷告。”待特勒撒静静退下,她用交握的双手支撑着疲倦的额头,静默不动。

“主人,绢代公主......不知你们在另一个世界可否安好。......你们的孩子很健康,我会全心全意照顾他,抚养他长大成人。.......请.....原谅我私自作的决定,我,我不想用他替换月莲王后的孩子。......这些权谋的游戏,还是让成年人去玩吧,孩子们...已经够可怜....希望你们能同意,给所有的孩子一个安全温暖的环境,能令他们原生态地成长.....我想,这才是圣母的旨意......如果你们不高兴,就来惩罚我吧......我愿意承担这一切。”

她抬起头,目光穿过圣母像,若有所思。

这时,特勒撒静静地走过来,在她耳边低声道:“教母,外面有齐格菲尔德国王和菲利普亲王求见。”

奥洁托皱了皱眉,低声吩咐道:“我去忏悔室,一会你也进来。让他们到忏悔室的窗前来。”说着,艰难地扶着台子站起身,慢慢走进忏悔室。

所谓的忏悔室,就是教堂偏隅的一个小木屋,木屋的墙壁上有暗窗;每日由神甫坐在木屋里面,倾听各种信徒在窗前的忏悔和倾诉。由于窗上有隔页,外面的人是看不到木屋里面的。

奥洁托从侧门走进屋里,这里逼仄狭小,除了一把扶手椅以外,仅容一人站立。她一手撑着后腰,一手扶着扶手,吃力地慢慢坐下,特勒撒很快也跟了进来;奥洁托与她如此这般吩咐过后,便闭目养神。

身孕将近七个月了,自从大主教去世后,奥洁托就常常感觉后腰酸疼,隆起的腹部也日益沉重,有时候甚至坠得厉害;记得怀孕五六个月的时候,身子还很轻便的,她无奈地抚摸着腹部,暗自叹息着。

国王和菲利普来到窗前,国王浅浅俯身行礼,对窗口道:“请问里面可是玛利亚教母?天鹅国国王齐格菲尔德与夜枭国亲王菲利普求见。”

在奥洁托的示意下,特勒撒对窗口温和地说:“正是。两位王上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

齐格菲尔德迟疑了一下,轻声问:“呃~,请问教母为何不愿亲自答话或者面谈?”

特勒撒说:“教母自觉面目丑陋,恐怕惊扰陛下,并且有先天聋哑残疾,对答不便。王上有何贵干吗?”

齐格说:“呃,我听说,修道院的约瑟夫大主教刚刚暴毙,可有此事吗?”

奥洁托对特勒撒摆了摆手,特勒撒便道:“约瑟夫主教其实身体一直不好,长期以来都生病的,昨天夜里去世了。”

奥洁托撇着窗外这个庸碌男人,不耐烦地闭上眼睛。忽然,她感觉腹中的胎儿开始猛烈地踢动,一阵剧痛使她震动一下;她无声地仰着头忍耐着,又不便呻吟出声,只能默默地张了张嘴。

特勒撒看到她的痛苦表情有些担心,但窗外国王又开始发问:“呃,是这样,我们很相信教母的医术,只是天鹅国与夜枭国有些急事待办,我和亲王需要即刻回国,我们只是想问问.....呃......奥黛尔和月莲留在这里待产,是否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

一只手紧紧抓住特勒撒的胳膊,特勒撒低头看看,奥洁托靠在椅子里正捂着腹部痛苦地蠕动。她只好弯腰帮助奥洁托按摩着大肚子,一边对窗外说:“国王请放心,教母的医术同样高超,而且已经为院里的其他产妇接生了几十例。两位王上如果有公务尽管回去,你们尽管留几名侍女在这里服侍女王和王后,以便有事及时通禀。”正说着,椅子里的奥洁托已经疼得面色苍白,她微微弓起了身子,侧靠在一边扶手上,另一只手紧紧握着特勒撒的手,浑身轻轻颤抖着。

特勒撒心疼地为奥洁托轻轻擦拭着脸上渗出的虚汗,对窗外道:“两位王上还有问题吗?我们知道王上的担心,但是我们保证使母婴们都健康地回国的。”一边说着,一边半拥着奥洁托,并用另一手按摩着她的腹部。奥洁托的头轻靠在特勒撒手臂上,渐渐仰到椅背,挺着肚子急喘着。

窗外国王沉默了一会,又迟疑着问:“...呃,还要请问,一年前我天鹅国有一皇族女眷来贵地入教修行,名叫奥洁托,教母是否见过此人?我想知道....她如今是否安好....”

特勒撒低头看了看腹痛中的奥洁托,奥洁托轻蹙着眉头,一手紧紧按着腹部,一手向特勒撒摇了摇。于是特勒撒向窗外说:“陛下,本院有修女上千人,教母不记得您提起的这一位。”窗外国王似乎并不惊讶,略失落地欠了欠身,和菲利普一起走出了教堂。

特勒撒俯身解开奥洁托的袍子,一手探到两腿之间,轻轻揉动。

“啊...噢...”恐怕国王二人尚未走远,奥洁托不敢出声,只是呓语地呻吟着。椅子的扶手很碍事,她使劲挺起大肚子,坐到椅子的最前端,最大限度地张开双腿。她弓起的后腰上里着蓬松的袍子,而身前的巨乳和高耸的腹部已经从敞开的衣襟中裸露出来,两条白皙的大腿紧紧卡着椅子的扶手,穿着布鞋的玉足已经抵到墙边。

特勒撒将细长的中指轻轻探进紧致的甬道,甫一进入,就轻轻地颤动,指尖飞快地在奥洁托的内壁上轻点着。奥洁托浑身颤动了一下,也跟着象触电一般抖动起来。“噢.....噢.....”奥洁托颤抖着,连娇喘也是一抖一抖的。

特勒撒曼妙的指尖在奥洁托的内壁中跳动,“啊....啊.....”忽然奥洁托的肚子使劲挺了挺,忍不住娇啼出声。“教母....腹部还疼吗?”特勒撒轻轻地问。

奥洁托一手托着弓起的后腰,一手抚着腹部,微闭着双目娇吟道:“噢....好舒服....刚才....那是哪里.....”

特勒撒愣了愣,又将中指轻轻抽回,一路轻点着刚才点过的位置。“是这里吗?.....这里?.....”手指临近入口,就快要抽出来了。

“哦!.....啊....就是这里....”奥洁托的大肚子又抽搐了一下,娇声说道。特勒撒笑了笑,重新在那个点上用中指指尖打圈揉动起来。

“啊...噢...喔....嗯嗯....”奥洁托扭动着白皙滚圆的腰身,低声娇吟起来。桃源口逐渐湿润,然后蜜汁越揉越多,开始随着特勒撒的手指移动发出“噗哧~噗哧”的响声。奥洁托难耐地又将身子往前移了移,屋里原本狭小,奥洁托的椅子和叉开的双腿已经将特勒撒圈到墙角,如此一副娇艳欲滴的春光就紧逼到特勒撒面前。奥洁托的桃源口散发出醇厚的幽檀香氛,使特勒撒忘情不已。她不由自主地凑上前,将舌尖伸进洞口。

“哦....唔....唔....”舌苔上粗糙的感觉加强了给奥洁托带来的酥痒,她两手紧扣着扶手,头完全向后仰去。特勒撒找寻着刚才到达过的兴奋点,然后用舌尖在那个点上飞快地刷起来。

“啊——!啊——!啊————啊....唔啊......嗯...嗯.....”奥洁托终于开始尖叫,也顾不得谁会听见了;她紧抓着扶手的手指关节变得发白,后颈枕在椅子靠背上,头和娇躯一起扭动震荡着,双腿也在不停地踢动。特勒撒也逐渐进入忘我的境地,她微微闭目舔食和吸吮着蜜壶深处涌出的蜜汁;终于,特勒撒感觉到奥洁托的花心一阵轻颤,然后桃源口加剧收缩了一阵,“仆”地一声,一股湍流急涌出来,那液体竟由于过于丰沛,而从特勒撒的嘴角洒到地板上。

奥洁托瘫软在椅子里,陷入了半昏迷状态;特勒撒也枕在奥洁托张开的大腿上动弹不得,狭小的空间里交织着两人的娇喘声,以及蜜液滴落到地板上的滴答声。俄顷,特勒撒将奥洁托的椅子向后推了推,以给自己一点空间能站起来,但看着那鼓胀红润的花唇,她又忍不住再凑上去用力吸吮了几下。

“啊....啊.....”奥洁托轻轻扭动了一回,苏醒过来。

特勒撒替她扣好所有的扣子,将她从椅子里扶起来,向教堂外走去。刚经过一阵销魂的奥洁托浑身娇弱无力,她的左臂搭在特勒撒肩头,并感觉到特勒撒的右臂温暖地环绕着她的滚圆腰身,而且她的热乎乎的右手也捂在奥洁托的腹部右侧。奥洁托几乎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特勒撒身上了,一对鼓胀的孕乳也拥挤在特勒撒的下颌旁轻轻颤动;她无力地用右手按在特勒撒捂在她腹部的手上,一起揉着大肚子。

起初走了几步,奥洁托几乎弯腰软倒,幸亏特勒撒使劲拽着她搭在肩上的胳膊,半扶半抱地架着奥洁托出了教堂,上了马车。

车厢在行进中轻轻晃动,车厢内,奥洁托躺在特勒撒怀里,昏昏欲睡。忽然,她软软地问:“我的好特勒撒....刚才你那一招....我原来听主人提到过的,可惜他没来得及教我.....没想到你却会.....你的手法还真是奇妙呢.......嗯......等有时间,再好好伺候伺候我......”

特勒撒疼爱地拥着奥洁托,没有说话。

就在半睡半清醒之间,奥洁托忽然心生一计,她决定向两位即将临产的贵妇搞个恶作剧。

次日清晨,奥洁托让特勒撒去大教堂的圣像下取一小瓶圣水来,自己寻了些催情和活血的药物在火上煎煮;待特勒撒将圣水取来,那药汁已经提炼出一小盅放在窗台上冷却了。

特勒撒将圣水交给她时,眼里满是疑惑,但终于没有问出口。奥洁托窃笑一番,觉得特勒撒还算是个当心腹的料。

等待药汁冷却的当口,她搞来几粒米粒大小的圆形珍珠,用刀片在火上加热了,将每颗珍珠剖割成半球型的两半。药汁冷却后,她将圣水倒入药汁里。

那圣水,原是院内修女入教时,在入教仪式上排出的琼浆玉液,已将圣水变成了乳白色;待与药汁混合,便象牛奶咖啡一样生出美妙的棕白色漩涡花纹,还散发着麝檀乳香,奥洁托将玻璃瓶对着阳光观赏了一番,便把切割好的珍珠放在乳液里培养。那瓶子就放在她床头,供她每日审视珍珠的变化。

由于约瑟夫大主教的去世,使他施加在修道院内所有怀了他的身孕的修女们身上的魔法均告失效;那包括两名象牙袍修道士,以及十余名灰袍修女,她们月份最短的也怀孕七个月,大多是九,十个月的身孕,最长的已怀孕十四个月,本来她们的分娩日期由大主教控制,现在纷纷作动。

每天都有一两名孕妇临产,忙得奥洁托不亦乐乎。更严重的是,月莲王后和奥黛尔女王也临产了。

这天清晨,奥洁托刚起床,就有侍女来禀告,说月莲王后开始阵痛了。奥洁托回说上午过去,因为她还得疼一阵子,就把侍女打发走了。

特勒撒走过来,看着镜子里的奥洁托,说:“去之前戴上这个吧。”奥洁托回头一看,特勒撒手里拿着一个面网,只见一片轻纱上绣着精美的花纹,于是惊喜道:“好特勒撒,你绣的?”

“是啊,而且它不是普通的面网。戴上它,会令看到你的人自以为看到你了,但过后还是想不起你的相貌。”特勒撒笑眯眯的说。

“哦,我该想到这个的。月莲王后身边的侍女,都是天鹅国皇宫的人,说不定会认出我来。”奥洁托有些黯然的说,随即又说:“谢谢你,特勒撒。”

日上三竿,奥洁托和特勒撒才赶到月莲王后的住处。王后的一名侍女正遵照奥洁托的嘱咐,替月莲王后揉着乳房。也许是修道院内提供的饮食保胎效果过于明显,王后从阵痛开始,乳房就同时开始胀痛,而且不象肚子里的阵痛是一阵一阵的,而是越来越胀痛,把月莲王后折磨得坐立不安,她们赶到时,她已经昏过去了。

奥洁托命特勒撒守在王后的大肚子旁,不停地替她推按腹部,自己则半跪在王后两腿间。她悄悄取出一个小培养盒,里面是那些她养好的珍珠。她让特勒撒向那个侍女询问关于王后的阵痛频率等问题,自己以查看宫口为名,将中指探进了王后的甬道内。

“哦....”昏迷中的王后轻吟了一声,扭了扭大肚子。奥洁托不动声色地摇动着中指,慢慢深入,同时象特勒撒那样不停地点触着王后的内壁。

“哦——!啊!!!”王后在昏迷中大声娇吟了一声,苍白的脸颊上涌起红晕。“看来就是这里了。”奥洁托想。她用另一只手捻起一粒半球型的小珍珠,比着刚才触摸过的位置,将珍珠牢牢地焊在王后的内壁上。

也许王后的兴奋点不止一个,她一边想,一边用修长的手指继续在王后的体内探索。

“嗯........啊.啊.......”王后被又一阵快感唤醒了,迷茫地望着替她揉着乳房的侍女和特勒撒。

“请用力,殿下。”特勒撒温柔的说。

“哦——!!好痛!!”一阵剧烈的阵痛使王后丧失了理智,她不顾一切的抓住了身边的侍女的手,使劲仰头呻吟着。

奥洁托不失时机地将又一粒珍珠焊进了她的内壁。羊水破了。

直到黄昏时分,月莲王后才产下一名男婴。奥洁托先回了住处,特勒撒还在向侍女嘱咐一些侍奉产妇王后的条理。

“唉,好累。”奥洁托小心翼翼地坐到床边,先用双手撑在身后挪了挪身子,再侧身慢慢把双腿移到床上,终于躺了下来。特勒撒不在身边,这几日身子越发沉重,每次躺下都要特勒撒伺候一番才行。

也没什么胃口,奥洁托直接睡下了。“第二粒珍珠不晓得会不会被羊水冲掉呢。”睡着之前她想。

夜深了,四周静悄悄的。

“...母亲....,母亲.....”朦胧中,奥洁托感觉有人在吻她的腹部,她正贴身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睡袍,那些吻带来的湿润和热气轻易地通过薄纱贴在她的肌肤上。奥洁托以为自己在做梦,不禁扭动了一下笨重的身体。

“....母亲.....哦.....”那人的吻到了乳下,把她的孕乳顶得一拱一拱的。奥洁托清醒了,发现黑暗中真的有人在吻她,她吓了一跳。

“谁??!!走开!!”她喊了一声,推了一把,手到之处感觉是个年轻男人。“别过来!”她吃力地向后挪了挪身体,摸索着床头的烛台。

“母亲.....你都听不出我的声音了啊......”随着烛台上的烛光渐渐亮起,一张年轻秀美的脸庞在黑暗中清晰起来。

“尼古拉斯?你怎么来了?”

随着光线越来越亮,尼古拉斯也看到了越发撩人的母亲。只见她的美目中满是茫然的神色,白皙的身体上蒙着一层轻纱,饱满的孕乳和高耸的大肚子清晰可见;而她浅粉的乳晕在昏暗的烛光下几乎看不出来,好似不存在一样,这使她的胸部有种诡异的妖冶。母亲正一手抚着大肚子,一手撑在身后,白皙的双腿蜷曲着,还在下意识地向后挪动身体想要躲避他,而这个姿势就将双腿间暴露出来,那里已经被方才的亲吻撩拨得春水泛滥,早把纱袍都沁湿了一片,粘在私处。

“哦......我的母亲.....”尼古拉斯被眼前的风景点燃了沉寂已久的欲火,禁不住激动得浑身颤抖起来。

“尼古拉斯!真的是你!我可怜的孩子....我终于又见到你了....”奥洁托泪眼婆娑地向他张开双臂,将慢慢靠近的尼古拉斯拥抱在怀里。

尼古拉斯伏在母亲身边,脸庞完全埋在母亲的丰乳间。他沉醉的闭上眼睛,忘情的嗅着母亲的乳香,一手轻轻地抚摸着母亲隆起的腹部。“哦......我的圣母女神.....我真是回到了天堂......母亲你又怀孕了么.......看样子快生了吧.....哦....我的天......”尼古拉斯完全陶醉了,他象久旱的树木遇到雨露一样,贪婪地亲吻着母亲的颈弯和丰硕的乳房,一边还在剧烈的颤抖着,喉咙里发出野兽一样的低吼声。


奥洁托惶恐地要推开他,可惜被他吻得浑身无力,只好娇喘着说:“啊.....皇儿.....我们不可以这样.....噢.....我,我是你的亲生母亲....我们再这样.....会遭到圣母的责罚的...啊啊........”

身怀六甲的母亲用娇弱无力的臂膀在他胸膛前软软地推拒着,更加激发了尼古拉斯的欲火。他捉住母亲的双臂按在床上,瞪着血红的双眼说:“母亲!....那又怎样!我爱你!我一直深爱着你!你知道吗,自从我回到夜枭国,一年多以来我就没碰过任何女性!我一直在打听你的下落,直到最近菲利普才告诉我应该来这里找你!哦......母亲你还是那么令人销魂,要我的命.......”说完,他粗暴地扯下自己的裤子,将早已剑拔弩张的武器刺入了母亲的身体。

“噢——!!”奥洁托被顶得娇呼了一声,随即就将尼古拉斯的武器牢牢地吸附住了。

“哦~~,我的天......啊......我不行了......”尼古拉斯浑身加剧了颤抖,他感觉到被滚烫和潮湿的紧致甬道包围住了,这种久违的感觉使他禁受不住,很快就泄身了。

尼古拉斯沮丧地抽身躺在母亲身边,又不死心地支起身子看着她,随即俯身隔着纱袍继续吸吮着她的前胸,使她娇吟不止。

天朦朦亮了,远处教堂传来早课的钟声。

“啊.....天亮了....你,你快走吧....一会特勒撒就要来了.....嗯......”奥洁托无力的说。

尼古拉斯看着逶迤着瘫软在床上的孕妇,低声说:“母亲,等着我,我还会再来的。”说罢,穿好衣服,出了房门。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都市激情

都市激情
点击:2206-1115:56理智和欲望的抉择
点击:1906-1315:44魔鬼身材的小嫂
点击:2206-1315:51女友上游泳课时
点击:3706-1115:51疯狂极品车模
点击:12606-0215:38為了生意!我把老婆讓別人幹了
点击:4106-1115:57漂亮的银行女秘书
点击:18805-2217:54上我的小姨子
点击:5206-1115:47两个淫秽小护士
点击:11506-0215:43同事诱奸我的女友
点击:19105-1619:41在电梯里猛操淫荡的
点击:4806-1115:55边看电影边玩女同事
点击:1906-1315:54火车奇遇研究生
点击:2806-1115:52女友小美「触手游戏」
点击:40704-0511:42边和男友视频,边骑在我胯上
点击:11606-0215:43嫁给俩老公的快乐生活
点击:24205-1619:46被工友幹成淫娃
点击:1806-1315:39新婚夜前,给老爸夺了处女
点击:9106-0816:00前妻的女同事
点击:5706-0815:58美女警花
点击:4106-1115:55房东大嫂的的快乐生活交流
点击:2406-1315:57俄罗斯女孩真好
点击:22105-1917:31女友在夜店被別人抠到高潮
点击:1606-1315:52保险业务员
点击:12506-0514:27很久沒有試過這麼粗的了
点击:13406-0514:32老婆被醉奸
点击:8006-0816:02被輪暴的瑤瑤
点击:2806-1115:57清纯的美容师
点击:9506-0514:18万圣节换妻节
点击:5206-1115:59女同事请到家里来
点击:1806-1315:53疯狂在别离的日子
点击:13705-2515:06女奴是我的研究生导师
点击:2106-1315:49寄宿在老师家
点击:9006-0815:59陌生的車震記群交
点击:6006-1115:59和33岁的老女人开房
点击:12006-0514:32婶婶激爱的阴道
点击:6006-1115:56一时性冲动,找了男按摩师
点击:5106-1115:58漂亮的银行三個女人
点击:16605-2813:36吃了春藥的女友擋不住了
点击:50903-1810:07女友的妈妈夹得好紧
点击:3106-1115:47和旧情人婚礼上的偶遇
点击:7306-0815:49琳的3P之旅
点击:17205-1917:35超级淫业员
点击:1606-1315:38跟小表妹’上’一课
点击:4306-1115:53从少女变娼妇
点击:14705-3116:17四女侍一男
点击:5006-1115:54我,妻子,和儿女
点击:14506-0215:51婚外的高潮
点击:2306-1315:41拜年却变了来上床
点击:4106-1115:50列车上的奇遇
点击:7706-0816:02暴露女友雯雯 网吧暴露
点击:2006-1315:50乡下小店小姑娘的绝活
点击:9006-0816:03美女醫生,她的巨乳護士妹妹在偷窺
点击:9206-0514:14荒岛家庭
点击:1706-1315:48红杏被迫出墙
点击:9006-0815:57妈妈和三个姐妹
点击:29505-0401:25公司里的公共厕所
点击:1906-1315:56四十四位妙龄美女
点击:2406-1315:57排卵期强迫怀孕之旅行
点击:12006-0514:25女舞蹈教师
点击:5306-1115:53两个女友换着玩
TOP反馈